Tag Archives: wedding

表姐结婚了

From Drop Box

个人的心情文章,无实质内容,亦缺乏照片的支持(图片慢慢补充中),非亲朋好友请走酱油通道。

11月20日,表姐大喜的日子,还是很值得庆祝一下的。我这个人比较奇怪,虽然从小到大都是在女孩堆里长大,但比较谈得来的好像也就是表姐而已,虽然我们其实并不怎么有交流。。。所以决定撰文一篇(流水帐),以示纪念。

以个人角度简述一下:

  1. 表姐家
    早上9:30赶到表姐家。第一感觉,她的跟妆还不错,没有把新娘画的很浓艳,还算认得出本人。随手翻看了一下当天的日程安排,好像很详细,功课做得很足,不过没搞清楚是她自己写的还是婚庆弄的。关于这个又被夫人批评一番,说我当时毫无规划。。。百无聊赖地在屋里逛了会发现她新买了台电脑,x201的,不过居然放在桌子的角落上,上面还架了个台灯,看上去这个笔记本电脑就好事是个垫台灯的玩艺儿。现在可真是有钱人啊,想当初帮她修过的几台电脑还都挺破旧的,一嫁人果然生活水准立即大有提升啊。还顺便吃了点好时巧克力,好像蓝色包装的味道更好些,因为有些夹心。呆到10点多就下去放鞭炮了,表姐说了要用一串鞭炮摆成两个心形,要求还挺高的,其实很难摆哟,更何况都是些男人拙劣的心形美感。虽然很努力的调整了半天,但看起来也勉强像两个圈的模样,不过表姐既然不知道也就算了,哈哈。10:30过后一会就一辆加长的白色林肯开来,真是。。。太拉风了,看得我好生艳羡。鞭炮霹雳哗啦一阵过后,我就很快上楼去了,接下来就是堵门时间。关于这个表姐很有放水嫌疑,好像全过程也没有15分钟的样子。。。真是迫不及待想嫁人的表现啊。
  2. 新郎家
    11点多接着赶往新郎家,在七星城,住宅很豪华的样子。有Fissler的厨具,听夫人说过,很高档的货。装修得很简洁大方。出于个人爱好,我总是会关心一下电脑设备,这好像是这个房子唯一不给力的地方,哈哈。夫人对表姐家的很多小东西都感兴趣,蜡烛杯子、放牙膏的小高跟鞋架子、立体的蝴蝶杯子、表姐的钻戒。。。
  3. 婚礼前奏
    接着我就没什么时间概念了,总之出了新郎家我就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就到了婚礼的举办地——薇婷故事。这是一个很西式风格的地方,我们到的早趁表姐他们化妆的时候我们就四处看看,也有别人在举行婚礼。由于气氛都很温馨自由,我们在别人的婚礼场地里也不觉得很唐突,我甚至还吃了块蛋糕、喝了杯咖啡、还和这对不认识的新人的宾朋好友们一起为新人放飞的气球。混迹人群的感觉太有意思了~ 这对新人结束以后我们的工作也就很快开始了,我就呆在签到台那里帮帮忙。每个人签到之后还要写张心愿卡公抽奖使用,夫人也代表我们两人写了一张,很普通的祝福语。我觉得既然是表姐的婚礼我还是自己也用心写一张,顺便也增加一下抽中的几率。我写的大概是:

    好梦幻的婚礼啊,太给力了。祝新婚快乐,百年好合。其他的嘛,你们懂的。^_^ ^_^

    我觉得我是所有宾客中写得最有个性的,要是抽到我的来念,效果一定最好啊。可惜最后没我,囧Orz… 婚礼仪式的举行在一幢小楼的三楼,因为签到台一定要留人所以我只好发扬下风格,让其他三位女士去观摩。我就啥也没看到了,T_T,哎,不评价。

  4. 正餐时间
    三场仪式分别主题为爱情、亲情、友情,倒还挺有条理的。菜肴很丰盛,吸取了以后吃饭的经验,这一次我再也不客气了。鸡鸭鱼肉,我都吃得很卖力。还第一次见到了东星斑,红红的很好看,可能也有吉祥的寓意,不过说实话,这道菜确是没啥好吃的,和普通的鱼也没啥区别的。为了给表姐捧场我都冲上去了三次,但几乎一次都没机会表现。最有意思的是用奶瓶喝啤酒的游戏,我要开车,上去了也只能当观众,换了个人上来替我。其实我是很想表现一下的。。。
  5. 高潮部分
    表姐他们敬完酒后就神神秘秘地说一会还有花园仪式,千万别以为结束了。一听就知道有大动作,果然最后最炫的一幕登场了,非常的宫廷风格:新郎很绅士地邀请新娘跳舞,轻舞飞扬之时四周烟花齐放,绚丽夺目,一对新人在焰火的映衬下深深地拥吻在一起。这一看就感觉和表姐的风格很像,这个人骨子里就很古典很宫廷。

谈几点关于表姐的印象:

  1. 语言挺有天赋的,会讲潮州话,我从来没听懂过这种古怪的语言。但是很奇怪,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姑娘,妈妈们也是标准的上海人,同学朋友圈也都在上海,她却从来不说上海话,一向是标准的普通话示人。不知道这个为什么,可能算是个性吧。。。
  2. 很有文学气质。至于有没有文学底蕴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本人这方面很文盲,不过想来她学的是古典文学,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吧。表姐很小的时候就通读了红楼梦,后来又反复读过好多遍,关于红楼的书籍好像买过很多。这本大部头的书我很努力地看过,但也没看下来,所以对表姐有些莫名的崇拜。
  3. 关于表姐的性格,我觉得套用一个句型真的还蛮合适的:”Beauty outside. Beast inside.” 在她家小住过一段时间,隐约记得小时候,姑父好像对着电视里的一些高考成绩发表些议论,一下子把表姐激怒了,狂风暴雨般的发了顿火,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好唬人啊。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女孩温柔的外表下还是会有一种爆发力的。另外表姐琴棋书画都稍稍有些功力,看上去就像个文弱的古代女子,非常传统。但她由此告诉我她在学拉丁舞,把我着实震了一下,这个和她一贯的外表反差好大。关于工作的理念也很“先进”,在ebay工作的好好的就因为受不了朝九晚五、休假又少的工作条件而毅然跳槽,连下家都没有找。
  4. 小时候放暑假有时候会住到表姐家,混熟了以后一起玩强手棋实在是一段最令人难忘的时光,一玩就是一整个下午,但是都很不亦乐乎。
  5. 其他的好像还有很多,都是些零星的记忆,很碎片的感觉。

p.s1:补图一张。其实有时候图片的重点偶尔会被转移,这张照片的重点在我看来已经不是新娘了。。。夫人,你表情太到位了,^_^

From Drop Box

p.s2:11月20日也是我教师资格证试讲出成绩的一天,似乎粘了不少喜气,居然过了。也就是说今后我就成功混入了教师队伍,以后请大家叫我郑老师,谢谢~


update:陆续补图中

From Drop Box

我的婚宴上了电视


我和夫人的出场时间是00:22。其实只有一小段,算是帮酒店做广告了。在上海星尚频道每逢周末的时候播出,时间段:周末中午11:00–11:30,下午2:10–2:40两个时间段。有出席我婚宴的可以速速搜索你们自己的身影了,你们沾光了,哈哈。

友情提示:不要理我说了什么,为了上电视说了不少违心话,酒店虽然还可以,但也没我说得那么好啦。。。哈哈。

GG/GL/HF~


p.s: 杯具,连着SSH了,还是全局的,为虾米视频传不上YouTube?处女传失败。

结婚啦~

从博客上消失了一段时间,虽然地球不适合我生存,但是我并没有去火星,也没有去那美克星,^_^,而是去结婚了。 废话不多,先上婚纱照。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From My Wedding

还爱慕我的鲜花们,你们只能退却了。。。虽然我。。。俄。。这个。。那个。。还是不说了,说不得,说不得,Orz…

如果你看不到图那是因为我的图床搭在Picasa上,而你身处墙国之中,这个嘛,你懂的。穿墙之术可以参考这里(其实网上已经够多了),简单点的办法是在开心网上加我夫人。

婚礼办在星港酒楼,总的来说还算顺利。当天正巧电视台的也来了,好象是星尚,为了能上电视,我还违心地赞扬了酒店几句,布置免费、性价比高、值得推荐。其实星港也还算可以,不过我的鲜花布置可不是免费的,要了2200,挺贵的说。而且酒店的服务员多少有点问题,畅饮的啤酒和饮料上得贼不勤快,快结束的时候收走白酒的速度倒是飞快,收走之后即使是没喝过的酒钱也是算到我们头上的,不是因为是婚宴,开开心心的,也没管太多。我还是比较关心星尚会啥时候放我上电视,我一定要看看当天我是不是帅得一塌糊涂,夫人美得乱七八糟~ 到时候一定给大家提前预告,嘿嘿~

恭喜你,老板,终于婚了。

(这篇文章也许只是写给我自己看的,真实生活中认识我的,反而很少知道我有个博客。。。不过心情文章,不写不快。另外,老板是个绰号,真名也没必要在网上公布,免得有朝一日出了名被人人肉不已。)

好了,正文开始。

今天是老板的婚礼,我所熟识的朋友圈子里结婚的还就他是第一个,看来我们这代终究是慢慢成长了。这种事情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但总之会这么一个个下去的。今天很出乎我的意料,34桌的超大场面(老板就是老板啊,果然阔绰),我居然是安排在主桌,这也太受宠若惊了。而我因为种种原因(以为自己是个跑龙套、窝角落的),所以还去晚了。不仅如此,着装随意,红包简陋(关键是里面的数量少,^_^),还被我不慎压得皱巴巴的,有碍观瞻,很拿不出手的感觉。今天老板打扮一下果然帅得可以,就差没有掉渣了。而甲鱼(亦是某人的绰号)一身行头,一副长相,把新郎很好的衬托出来,很好。(话说甲鱼,你丫长得也确实太像管家了,都不需要化妆的,^_^)新娘嘛,哈,当然是漂亮啦。这就不说了,形容的词语可以很多,但都太空洞了,远没有放几张照片来的实在,下文就有,大家看到了吧,我做人是很厚道的。婚礼的过程进行很顺利,老板从头到尾都是满脸堆笑,让人不禁担心晚上面部肌肉会不会酸痛,当然这个问题,就让新娘晚上去关心了,^_^。有一个小插曲,按惯例新娘要抛绣球的,这很正常,不正常的的是,这次居然把男的也叫上了,本着主桌客人的献身精神,我也就迎着头皮上去凑数了。最后倒没有扔到我,在飞向一个女孩的途中,被另一个男的飞身抢了,真是个杯具啊,我当时就震惊了,。。本来就没几个女的,你一个男人居然还抢得甚是积极。。。

其他也没啥好描述的,最后去了老板在酒店里的新房,摸了几个蛋,拍了几张照。老板外婆对我居然有印象,虽然叫不出我名,又受宠若惊一番。再转悠了两圈就散了,我们太文明了,都不知道该怎么闹新房。。。其实我一直有个邪恶的念头(前两天在另一个婚礼上看来的):让新郎背着新娘,绕着屋子跑,口中高呼:“我xxx终于娶到老婆了!”新娘亦高呼:“我xxx终于嫁人了!”然后一干旁人在边上使劲偷笑。算了,饶了老板这厮这遭,就让这小两口今晚自己快活吧~

(流水帐完毕)

虽然老板很难有可能看到这篇博文,但我还是要在这里祝福一下他,内容就从简了,只讲重点:

早生贵子!


好了,下面偷放几张我认为他婚纱照里拍得经典的,未经其本人许可,属违章小广告,围观请从速。

这段是给那些从来不看文字,只看图的人看的。这不是博主,是博主的一个好朋友

From Drop Box
From Drop Box
From Drop Box
From Drop Box
From Drop Box
From Drop Box